2007/04/14

傻子說故事

我把‘挺樂生’的貼紙貼在身上,到處走動的時候,煥炫問過我說,“樂生不都在拆了,為什麼還需要這樣做?”,我是這樣想的:雖然我沒有參加415遊行,也沒有去過樂生或幫忙辦記錄片展什麼的,不過如果有人看了我的貼紙而問我樂生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我可以告訴他樂生的訴求、我們政府的作為,我想做的就是讓更多人知道那些被掩蓋的事。

我來說個以我的角度所理解的故事。
在日據時代,痲瘋病人由於政府對疾病的誤解,被銬上手銬,強制拘留在樂生療養院,從此在地樂生,以院為家。身體的疼痛及變形在嘶吼中會過去,但是遠離家人故鄉、不能結婚生子,還有汙名般骯髒病的歧視眼光,5、60年來日夜拖磨心靈。
樂生院民第一次被出賣,在於衛生署未徵詢院民的意見就售出療養院的土地,第二次是在樂生療養院院長的主導下,用癩病防制專案計畫的錢,將規劃來替代安置院民的低層平房蓋成一般營利型醫療醫院,這兩次大大與院民權益相關的決策過程,院民都被排拒在外,無法參與。
樂生院民在得知決策後,開始對外抗爭發聲,可是聲音太小了,被社會上其他的事件轟隆隆的蓋過去了,後來有學生及其他團體加入,提高抗爭的具體訴求、能見度與力量,但是北縣政府及行政院始終沉默、拖延、互踢皮球,抗爭訴求得不到回應,而強制拆遷的期限越加迫近,公務官員、新莊居民、樂生院民間的衝突也越演越烈。
樂生療養院在2005年12月,在學生們非常努力的要求政府官員依法正視樂生價值後,被暫定為古蹟,然而根據‘暫定古蹟條件及程序辦法’定為暫定古蹟後,地方政府(北縣)須在六個月內完成古蹟審查,確定古蹟的身分,北縣政府卻沒有動作,延宕了樂生案的爭議,又挑起新莊居民與院民的對立。當公務員瀆職,我疑惑為何無公權力來彈劾時,才知道原來我們國家的監察院正副院長與監察委員至今都處於缺位狀態。這就是我們的政府可以如此肆無忌憚的原因嗎?
台北縣長周錫瑋與新莊市府一方面帶領民眾走到樂生院門口,要求院民及學生團體退讓搬遷,不要再讓新莊人民忍受塞車與落沒的委屈,一方面卻不願公開審議文建會委託英國欣陸工程公司擬就的兼顧通車與保存的評估方案,那麼周錫瑋那番希望兼顧兩全的感人發言,無非是偽裝的正義。我痛心那麥克風傳出的振振有辭,那麼容易蠱惑人心、混亂視聽。

我為了人權及社會公義而挺樂生,而後我從樂生揭露的政府處理公共事務的方式,才開始感覺到身為公民去了解國家政治的重要,否則我不會知道政府不依法行政如此之甚,而我所誓守的生態、人權和公義價值,不用力守護的話,是多麼容易被抹煞摧殘啊。

000020

[那秋說生活。第十六捲]
小記事 : 我的阿嬤,我知道,你想住在家裡。所以我也是這樣看樂生的阿伯阿姨的。
使用底片 : Konica CENTURIA 200 有效期內
責任沖掃 : 富士。全濬。

2 則留言:

柿子 提到...

您好
週五我們想在街頭散發傳單爭取更多的支持與理解

如果可以..
是否能影印您這篇簡單動人的樂生故事呢?
至於阿嬤的照片是否方便一同列印呢?不方便也沒有關係...
非常感謝您!

柿子
per529@gmail.com
per0529@hotmail.com

taglarim 提到...

啊 太晚才看到你的留言
抱歉
歡迎影印 照片也可以